试炼之地

海风呼啸而来。

[GGAD]龙的尾巴

校长未来的路还很长!

偶尔也想倚靠一下运气这种东西:

自我娱乐,充满了OOC和过大脑洞的小甜饼




夜幕降临的时候,阿不思·邓不利多终于抵达戈鲁加山脉中段,他深深呼吸一口春季里冰雪融化时清凉的空气,觉得长途跋涉的疲惫顺着鼻腔蔓延到五脏六腑,他犹豫地打量了一眼在黯淡星光下显得幽深的山间岩洞,决定不贸然打扰栖息者的休憩。阿不思掏出魔杖,将身上披着的斗篷变成一顶简单的帐篷,在点燃一簇篝火后,他盘起腿就着跳跃的火光给弟弟阿不福思写信。


“……已平安到达戈鲁加,我会盘桓一段时日……照顾好阿莉安娜……”他把自己的短信匆匆读了一遍,轻声呼唤肩膀上把头藏在翅膀下打盹的小凤凰,“福克斯。”


小凤凰立刻就醒了,用它漆黑明亮的眼睛看着阿不思,用喙温柔地碰了碰主人的脸颊,叼过羊皮纸。阿不思摸了摸它的羽毛,轻轻地说:“祝你一路顺风。”


凤凰飞走了,阿不思静静地在篝火边坐了一会儿,思考明天该如何拜访龙的巢穴,还不等他想出结果,头顶就掠过一阵疾迅的风,他抬起头,正好和自己追寻而来的多纳尔雷龙对上了眼睛。


飞龙那暗色却明亮的眼神漫不经心地从渺小的人类身上扫过,它振了振环绕着青白电光的漆黑骨翼,几乎是在瞬间就远离了巫师的视线。


阿不思呆在原地看着龙消失在夜空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到达多纳尔雷龙的栖息地的第一天就找到了它的踪迹,他有些怀疑阿不福思在他的随身水囊里下了福灵剂,毕竟多吉告诉自己他曾在这里呆了四个月,最终无功而返。


可是好运气似乎不会持续太久,至少阿不思强撑着睡意试图等待龙觅食归来的行为失败了,并且在接下来的一周之内,他每次攀上山崖,绝壁上龙的巢穴总是空的。


阿不思告诉自己要耐心,多纳尔雷龙向来独来独往,它总会回到被自己视为领地的森林和山地的,他甚至大胆地在龙巢的洞口设下了一个探测的魔法,好让自己第一时间感知龙的归来。




魔法被触动是三天后的一个清晨,阿不思立刻抛下了自己做到一半的神奇生物记录和作为早餐的吐司煎蛋,飞快地清点了自己所有财产,向龙所在的山洞出发了。


几乎是他靠近龙的巢穴的同时,幽深的山洞里就传来一把厌倦的嗓音:“不管你是来屠龙的愚蠢骑士还是来骗取龙刺的白痴魔杖制造商,都滚远点。”


阿不思立刻停住脚步,把魔杖握在手里,谨慎地开口:“我两者皆非。”


“那就说出你的目的,旅人,你总不会为了一睹此处风景而翻山越岭。”


“我想用我所有的财产换一片龙鳞。”


龙的声音里顿时充满了讥诮:“留下你的心脏吧,我会在你的尸骨旁边放一片龙鳞,魔药贩子!”


“我是个巫师,炼金术也还算不错,如果您有任何需要的……”


龙发怒了,山洞里卷起一阵风暴,吹落了洞口的岩石,“我需要的是安静!从我的领地滚出去!”


阿不思坚持地站在原地,用魔法为自己遮蔽落石,说:“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发誓我不为自身利益而来,我……”


他的话来不及出口了,暴怒的龙已经飞出了山洞,对着他就是一口火焰吐息,瞬间点燃了巫师的袍角。


雷龙深蓝色的眼睛傲慢地打量着召唤出清泉熄灭火焰的巫师:“看来你要直面死亡才懂得退缩。”


阿不思用魔杖构筑出一顶半圆状的盾,武器自卫式地横在胸前:“我并非为了贪婪而冒犯您,如果您有任何愿意交换的东西,我都可以……”


雷龙粗暴地用数道闪电劈在巫师的魔法盾上,爆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它丝毫不打算听完对方的话,“在你设下探测魔法的时候,就已经是冒犯了,人类。”


阿不思用了一个飞行魔法让自己升到能够直视龙的双眼的高度,并不打算使用任何攻击魔法激怒这头坏脾气的龙,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诚恳并且彬彬有礼:“我为我之前的失礼道歉,但是想要治愈我妹妹的病,我必须得到一枚雷龙的龙鳞……”


龙看着在自己几番攻击里闪躲得游刃有余的巫师,说:“看来你也有被拒绝后直接从龙身上削一片的实力。”


阿不思摇摇头:“我绝不会这么做。”


“有趣。”龙看着毫无攻击姿态的阿不思,嘀咕了一句,再度向着人类俯冲了过去,想用自己堪比钢刃的爪子撕开他的防御。


阿不思操纵着魔杖,让自己如同羽毛一样轻飘飘地绕到了巨龙的身后,随即他明白了龙的飞行比初见时迟缓的原因,它的脊背上横亘着一道深深的抓伤,结痂在与自己的打斗中崩裂,紫红色的血顺着几根折断的龙刺滴下来,而龙就像根本感觉不到痛似的,扇动着骨翼掉转方向,火焰吹息绕成圈包围了巫师。


阿不思皱起眉头,召唤出数道水龙箍紧了火焰,空中瞬间爆发出大量的水蒸气,被龙操纵的风暴迅速吹散了。龙饶有兴味地打量他:“你很强,但是你打算一直这么防御到被我撕碎吗?”


阿不思淡蓝色的眼睛评估地看着战兴正浓的龙,他摩挲着魔杖,几乎是瞬间飞到了龙的背后,面对巨龙飞速扫过来的尾巴,他第一次用魔杖指着龙,丢出了咒语。


“快速愈合!”


龙愣住了,意图攻击的尾巴傻乎乎地停在半空中,治愈的咒语击中了它,但是正如攻击魔法很难穿透龙的坚硬的鳞甲一样,治愈术打在它的伤口上,只是温吞地止住了血,并没有太大效用。


阿不思看着龙瞪大的深蓝色竖瞳,轻轻笑了,说:“我想你会需要凤凰的眼泪。”




“你可以叫我盖勒特。”


龙舒服地把头搭在前肢上,福克斯把它脊背上的龙刺当作落脚的栖枝,泪水一滴一滴掉落在龙的伤口上,那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出漆黑的鳞甲,龙惬意的样子简直像一只大猫。阿不思没忍住,伸手摸了摸龙修长优美的脖子,盖勒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表示满意的哼哼。确认了阿不思并非不怀好意后,龙就把人领回了自己的山洞,大方地承诺再过十来天,自己成年脱落的龙鳞可以全给他。


月亮升起来了,却照不进幽深的山洞,阿不思用魔杖点燃了十来簇蓝色的火焰,让它们漂浮在空中,和盖勒特幽深的眼睛相映成趣,龙看着那些光点在空中上蹿下跳,说:“你的魔法很有意思。”


阿不思看着黑龙脊背上环绕闪烁的电光,说:“在我看来,你无需魔杖和咒语的法术更精妙。”


“那些是有限的。”龙对人类的魔法充满了好奇,或许是因为之前贸然闯入山洞的人都在他几个吹息下就落荒而逃,他从没见过这样流畅熟练运用魔法的人,阿不思既能用魔杖创造出坚不可摧的盾,也能在魔杖尖头煮出浓汤、还有合他胃口的威士忌酒,龙盯着巫师修长洁白的指尖,说:“你让龙着迷。”


阿不思笑了:“没想到居然是家政魔法征服了最强大的龙。”


盖勒特看着阿不思让火焰在空中碰撞组合,排成花朵绽放的样子,并不打算说真正征服他的是那个不成功的治愈术。




他们彻夜长谈魔法的起源与使用,讨论魔杖中添加魔法生物部分的原理,盖勒特甚至提出以它的龙刺为原材料去定制一根魔杖,他们在渐次熄灭的火焰里迟缓地意识到太阳已经升起,可是没有谁觉得困倦,阿不思觉得他们能再聊上一个白天。但福克斯不满地在他的膝头跳来跳去,提醒主人已经到了它的早饭时间,于是他们中断了谈话,盖勒特兴致勃勃地准备见识更多精妙有趣的家政魔法。


龙飞出了岩洞,阿不思坐在它的手掌上,感觉自己像被巨人拾捡的橡果,盖勒特的速度太快了,他不得不施了一个法术让自己周围的空气停滞下来,好让自己能睁开眼睛看脚下的风景。龙掠过陡峭的山崖,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来了一个俯冲,阿不思在坠落感中忍不住抱紧了龙的爪子,盖勒特笑了,解释说:“我觉得你的凤凰愿意来点鱼做早餐。”它漫不经心地甩了甩尾巴,一道电光劈向湖水,蹦溅出半人高的水柱,中间裹着几尾亮晶晶的鱼,凤凰欢叫一声,冲入水柱,叼起了最肥的那条。盖勒特回头对着笑出声的阿不思说:“我想来点昨天你变出来的那个威士忌。”阿不思用含满笑意的眼睛看着龙,说:“人类早餐一般不吃那个,盖勒特,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尝试一下香肠还有熏肉,再来点儿麦片,你会喜欢的。”


他们降落在湖边的树荫下,龙懒懒散散地趴着,尾巴像垂钓一样浸在凉凉的湖水里,时不时张大嘴巴等着阿不思投喂几块熏肉或者一叠吐司,巫师觉得这有趣极了,他哄着龙尝试了一下它很抗拒的煎蛋(是由于龙是卵生的缘故吗?),觉得自己体会到了阿不福思整天围着山羊打转的乐趣。


吃饱喝足后,彻夜不眠的疲倦席卷而来,龙打个哈欠,示意阿不思回到它的手掌上,准备飞回山洞补眠,龙大约是真困了,它慢腾腾地扇动着翅膀,享受着阳光撒在身上的慵倦,就在阿不思怀疑盖勒特会在半空中睡着的时候,龙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它嘟囔了一句“该死”,飞快地掉转方向,阿不思还来不及问出口,就看到了让盖勒特瞬间清醒的原因——那是另一头龙,体型比盖勒特小,覆盖在身上的鳞甲是美丽的水蓝色,阿不思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雌龙出现的原因,春天,是龙的发情期。


相比阿不思的冷静,盖勒特简直可以说是狼狈了,龙的传统是绝不对求偶的雌龙动粗,它只能僵在半空中看雌龙绕着它飞,发出温柔的低鸣,时不时用长长的尾巴蹭蹭黑龙的身体,试图纠缠上雄龙的尾巴。


“它这是在干什么?”阿不思问,充满了好奇。


“见鬼——!”盖勒特一边用力拨开雌龙的尾巴,一边匆匆向阿不思解释:“如果让龙的尾巴缠上你的,就代表你同意交配了!”


“可是你不是还没成年吗?”


“被提前预定下交配权也是有可能的!”


雌龙不屈不挠地用优美的脖颈擦过盖勒特的翅膀,在雄性面前暴露出自己所有的弱点表示臣服,它讨好地发出声音,绕着盖勒特转圈,展示着自己闪亮的鳞甲和优美的身姿,尾巴不管被雄龙推开多少次也会再次缠上来,取悦一头陌生的龙是循序渐进的事,它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


阿不思看着雌龙层出不穷的动作,有些恼火,他掂了掂手中的魔杖,说:“需要帮忙吗?盖勒特。”


黑龙点头:“转移它的注意力吧,你一下咒我就加速飞走。”


阿不思举起魔杖:“飞鸟群群!”


凭空出现的乌鸦瞬间包围了雌龙,其中有两只还啄了一口它的尾巴,雌龙愤怒地吼叫了一声,朝阿不思的方向喷出一团火焰,但是黑龙已经飞远了。




阿不思在盖勒特的洞口设置了数道魔法生物驱逐咒,黑龙远远看着,打了个哈欠:“这下没有你我连住处都回不去了。”


“对龙这么强大的生物不一定有作用。”阿不思谨慎地加上两个警戒咒,说:“但至少能在那位迷人的小姐赶来之前提醒你快逃跑。”


“见鬼!能不能不提它了,阿不思。”龙恼火地用尾巴拍了拍地面,“愚蠢的发情期。”


“别这样,盖勒特。”阿不思安抚地摸了摸龙,“再过十几天你就成年了,你的发情期也会随之而来的。”


龙的心情立刻降到了谷底:“难道我也会那样绕着一只雌龙飞,就为了缠上它的尾巴吗!”


“我不知道。”阿不思声音温柔,“但我想那是你们的生物本能,别这么生气,盖勒特。”


“我当然生气,我才不会为了交配在别的龙面前屈膝!”黑龙不高兴极了,身上的电光噼啪作响。


“你当然不会,你一直都是冷静的,清醒的。”阿不思轻声说。


“对!我绝不讨好任何不能征服我的——”盖勒特顿住了,深蓝色的竖瞳攫住了阿不思的视线,巫师只觉得脊柱被龙的眼神点燃了,心跳变得又热又快,他简直预感到了它要做什么——


“阿不思。”盖勒特甜蜜地呼唤他,它的尾巴慢慢地缠上了阿不思的脚踝,蹭过他纤细的膝盖,绕过他的大腿,最后停在巫师清瘦的腰肢上。


龙温柔地蹭了蹭他,热切地说:“快变出可以接受我的尾巴!”


——FIN——





评论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