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之地

海风呼啸而来。

去者莫追

本来是无差,但是有一点点肉渣,所以乐平,CP瞩目。
送自己的生日贺文,祝我1009生日快乐XD







孙哲平好像永远站在街那一边,隔了人群,手里提一只箱子。他的背影像挺拔的白杨。
张佳乐就匿在人群里,匿在明明暗暗的楼层阴影下,什么表情都看不见。他在等,等对方的背影消失在街角,等对方消失前的最后一瞥,就那么神色匆匆的一眼,什么情绪都不带,就一眼。但是对方终究没有回头,他跨过了略显低矮的栏杆,径直地,不回头地消失在了街角,从衣袖搭着的手透出的白纱到灰色外套的衣角,都随着主人的动作一起从拐角中不见,整个背影都在沉默地叫嚣着:张佳乐,你追什么呢!



他第一次遇到孙哲平的时候也是这样,K市早春的天气不算冷,孙哲平长衣长裤,坐在开封菜最靠窗的位子上看张佳乐一路过来撞了三个人被踩了四脚,还没来得及喊疼,外衣口袋里一大把硬币摔下来一路丁丁当当拉风地滚过来,他就在小小的餐厅里小步跑着想追上那堆一元硬币。
其中一枚圆润的光滑的物体,一路七扭八歪地滚落至孙哲平脚边,张佳乐顺手捡起,抬起头才发现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肩膀抖动,刚刮干净的下巴上因为粗心还有一些小小的泛青的胡渣,男人掷地有声地问他:“张佳乐,你追什么呢?”
他当时只能攥着硬币愣在原地想,原来我已经这么出名了啊!



他后来真的到了去开封菜都能被认出来的时候,总有些知情的人懂了内幕似地感叹道他什么都好,就是运气太差了些,不然早就得偿所愿了。张佳乐那时候留了小辫,听到了甩着一晃一晃地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他运气好的日子难道这些人没有见到过?
有什么不好?支持自己的战队,一拍即合的搭档还兼着恋人的职,有什么不好!有多少人能把梦想和兴趣这些看着就遥远的词和工作像个染缸似的全搅合在一块不分离的?
他是真没看出来孙哲平比他还小的,他知道的第一天就抓着男人的衬衫领子逗他,快喊哥快喊哥,男人放下显示荣耀二字的电脑屏幕甩了耳机看他,也不说话,坚毅的脸庞被荧蓝的光衬得格外柔和,张佳乐就过去亲了亲他,然后就亲上了床。
他那个时候有什么不好的?简直就像他们战队名字一样,要乐开了花,不过要开出一百种倒是还真没什么力气认清的。除了叶秋,见了叶秋他都乐不出一朵向日葵,只想要变一朵豌豆射手,噗噗噗射他一脸,听起来倒是不太好。




他的运气太好了,以至于整个构建起来的世界突然塌了一角他都没反应过来,然后他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知情人口中那样,运气不太好的大神。
他在孙哲平手出了问题的那段时间整个人都是虚晃晃的,也不知道经理一张一合的嘴里说了什么,总觉得医院出了错,要不就是哪里出了错,总之一定有哪个环节出了错,反正不是孙哲平,不应该是孙哲平。
但是这个错还没查出来呢,被出了错的人就已经要走了,前一天晚上他拉着对方,直溜溜地看了半天,然后对方不耐烦地把他扯上了床。
孙哲平爱在床上当甩手大爷,什么都随着张佳乐,实在顶不住了喊他住手,也没什么眼角含泪眼泛红色的,可张佳乐倒也没真舍得来过狠的。这次不一样,张佳乐那么用力,简直要把自己撞进眼前好像没发生任何事的男人身体里面,融进他的血肉里。男人摸了一把他的脸,脸色不太正经,没头没脑地喊他“乐乐”。张佳乐感觉要气岔了,顿了顿,语气发紧,他说:“孙哲平,你信我把你干死在这!”然后也没遗漏对方那句忍着痛意皱了眉头却还是被逗笑的语气的回答——“行啊,张佳乐你行你上啊!”声音喑哑。




然后孙哲平就走了,就跟他又出现一样猝不及防。张佳乐觉得望着他的背影从风逃走的那天走了也没多久,而那段疯狂地领着战队奔跑的日子从手里溜走了一下子化作僵硬的灰。
他看着屏幕里的角色简直要笑傻,他心想当初不知道是谁还嫌我文艺呢,自己打的句子都酸成什么样了,他肚子都要笑疼了,捂着抽动了肩膀小声地笑,笑得太用力了,埋在脸下明显大一号的队服外套洇湿了一大块,满脸全是黏糊糊的热热的泪痕。




后面的日子就比较玄幻了,加入霸图,再遇上已经用回真名的叶修,最后还是输了,一切都那么有条不紊,仿佛连老将们未曾放弃的拼搏都一并规划好了。
只不过坐上国家队的包机时,他到底还是没能平静下来,他无不懊丧地想,这码子事来得早点就好了,他也能在那时候一定会来送机的孙哲平面前甩一甩刚发下来的队服,用背影留给他一个沉默的“不必追”。然后张佳乐就被自己逗笑了,他想要是那个时候真有这回子事,凭对方的技术怎么可能不入选。那段“张佳乐你追什么呢”的日子终究是和百花一起定格在街角那个消失的灰色背影上了,他怎么都没办法照样还给孙哲平了。
去者莫追,缘已至此。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