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之地

海风呼啸而来。

迁就

漫画人设有,私设有,OOC注意。
孙翔中心 CP肖翔


成年之前的孙翔是个正常的帅气的小伙子,仗着脸好看技术又好吸引了也是不少女孩子。成年之后有一夜他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就开始留长发了。
留久了浅黄的末尾有点蜷曲,热了半长不短搁在脖子里也是真难受,像汗蒙在一层沙里整个颈部都黏糊糊的。于是他也不知道哪里揪了个黑色发绳箍了个小辫。


年少的孙翔就像他不怎么主流的发型一样有足够的资本骄傲无论是任何方面,年少成名,少有的撞破新人墙的新秀,账号卡是斗神一叶之秋,怎么看都是春风得意。
就是这么春风得意的孙翔让俱乐部不得不招揽了肖时钦。


孙翔见到肖时钦的时候还是留着小辫,大热天帽子也不摘下来,小尾巴从帽后伸了出来,耳朵还打着耳钉,一副不良少年的模样,可也挡不住好看的脸和满满当当的锐气。肖时钦那时候留着短发,干干净净的青年,伸出的手白皙而骨节分明,掌心还留着初来H市的温度。他的眼睛里没有常有的打量的神色,就是看着孙翔,透着光。孙翔就这么迷迷糊糊地把手伸出去了,对方摇了两下后声音就透过来,他说孙队,他说你好。
就四个字,孙翔一边笑着给他取外号一边在想他多喊几声孙队就好了。


去轮回之前孙翔剪了他的小辫,理发师一点都不手软,蹭蹭蹭几下给他留了个利索的短发。他一边看着发丝掉下来一边想当初怎么没有人提醒他这发型透着这么股摇滚歌手的气息呢,加上他那不离头的帽子。
那时候也的确没人敢更没人愿意告诉他。嘉世的新斗神全身都是傲气,没有团队没有配合,也很多人没想过和他配合,他就一味冲冲冲打打打,赢了是他技术好,输了,他怎么可能输!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带领着人心不和七零八落的嘉世输了挑战赛,怀着这样的想法他输给了自己曾经讽刺过拿账号卡都抖的叶秋,哦不叶修。


后来去了轮回,他学会慢慢配合,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慢慢搭档默契的时候,当他慢慢学会听别人告诉他什么是团队精神的时候他在想,当初小事情是怎么迁就自己的呢,他怎么就不能告诉自己呢。
然后他就一下子想通了,就算他说了自己也不会听。肖时钦,小事情是那时唯一真心想配合自己的人吧,只是配合配合着他就被自己带领着输了比赛又回到雷霆了,他不听不听对方苦口婆心的关于团队意识的话就真的再也不用听了。想通了的孙翔茅塞顿开又跑去加训了。


后来轮回碰上雷霆,孙翔又遇上肖时钦了。对方还是那副干干净净的模样,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即使输了鼓励着他的队员们。孙翔想着说些什么,但是按他的脾气开口基本会被认为是胜者去挑衅吧,而且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孙翔突然觉得自己有了为他人着想的概念,一定是江波涛的劝说起了效用。于是他神色复杂很为他人(小事情)着想地躲在了江波涛和周泽楷后面,等着他们打完招呼。


但是肖时钦来找他了,他还是像当初一样,看着他。但是他的手伸出来却不是想要握手,而是摸了摸孙翔现在短短的,毛茸茸的浅黄色头发,他没喊他孙队,喊他孙翔。
然后肖时钦说了什么孙翔就全不知道了,他就像傻了一样愣在原地任凭比自己矮的小事情摸了他的头,就像摸小动物一样。他的手心还是带着当初的干燥的暖暖的温度,就像是那个下午一样。
就像他突发奇想想要洗头的那个下午一样,在肖时钦敲门喊他时他成功把洗发水泡沫糊进了眼里,然后一边大喊着痛一边给对方开门。后续的洗头步骤就理所当然地是由这双干燥温暖的手完成的,甚至包括了吹风。只记得最后他被轻柔的动作和暖暖的风吹的迷迷糊糊快要陷入睡眠时,温柔的声音的主人突然摸住了他的耳朵,那是小事情第一次没喊他“孙队”,他喊他孙翔,问他:“孙翔,打这个疼么?”他那时的回答是什么......?


“孙翔,比赛完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饭?”“好。”等等,孙翔猛然从思绪中爬起,他望向肖时钦,“等等,小事情你刚说什么?”
对了,那时候他的回答就是一个迷迷糊糊的“好”字。
孙翔大神回答问题总是会文不答题,但没关系,他看向眼前笑得无奈的雷霆队长,总有人会迁就他!







孙翔又开始留头发了,他买了顶和当初一模一样的帽子。这次和当初不一样,会有人记得提醒他洗头和洗帽子,尽管他戴帽子有点像唱摇滚,还是那种青年小团体的类型。但没关系,这次迁就他的人虽然不会再喊他孙队,但是会喊他孙翔,发音一样好听。
殊途同归嘛,孙翔转着他的帽子想。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