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之地

海风呼啸而来。

包包包子铺!:

“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即是规则”

祝枪王大大生日快乐!

 

即日起-11.23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一些小伙伴问到,这个红心数,包不包括小蓝手哇?答案是不包括的哈)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周泽楷16岁生快#标签),随机抽取20名送乐乎印品手机定制免费券,同时也会选择一部分作为此次庆生开屏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封面感谢 @又双叒叕  大大的授权~

lzs我cnm😭

大噶好我要犯罪了

高了高:

朋友点的猫耳幼空!感觉一直在画幼空没有画过帅帅的空帝😭

上纲上线小论文好闲啊。

风歌吟:

我来给大家讲个笑话~~~~

XX:他空就是一大反派!

Me:是啊

XX:他空是叛徒没人性!

Me:额,中原裔魔世籍挺好的

XX:他空要武力没武力要智力没智力全凭嘴贱主角光环!

Me:(哈欠)怎么还不出单人周边——

XX:他空就是一事无成!

Me:原声碟面好美!买买买!

XX:他空连粉都三观不正!

Me:(垂惊坐)啥?又出杯子了?!没捆绑?没组队?!卧草终于?!继续买买买!为什么没有爱将的杯垫这不科学!

XX:他空就是一三姓倒马桶的!

Me:马丹一不留神超重了运费好贵啊哈哈哈哈!!

所以呀~~大热天的干嘛想不开要跟自己过不去呢,人总要欢喜度日,你说对吧~~~~所以茄子什么时候再出镜啊好着急~~~~~~~~~

太可爱了……

lion132:

队友爱之2……木有啦~~~羊习习能来轮回真是太好了……

随便聊聊

感觉转发评价对家不太好,随便说说吧。
我这个人洁癖得很不正经,磕xyxf的小篮球的时候还顶着zzbzq看对家的本子,本质攻控吧。但是受不了攻对别人有箭头,受可以bg意味上曾经花心过.....all离开我的视线。
但是磕cp在我这就是磕磕双箭头,虐虐搞BE,不虐磕甜偶尔玩玩小情趣。神文太过了。两个人都感情意味上的渣。

[GGAD]龙的尾巴

校长未来的路还很长!

偶尔也想倚靠一下运气这种东西:

自我娱乐,充满了OOC和过大脑洞的小甜饼




夜幕降临的时候,阿不思·邓不利多终于抵达戈鲁加山脉中段,他深深呼吸一口春季里冰雪融化时清凉的空气,觉得长途跋涉的疲惫顺着鼻腔蔓延到五脏六腑,他犹豫地打量了一眼在黯淡星光下显得幽深的山间岩洞,决定不贸然打扰栖息者的休憩。阿不思掏出魔杖,将身上披着的斗篷变成一顶简单的帐篷,在点燃一簇篝火后,他盘起腿就着跳跃的火光给弟弟阿不福思写信。


“……已平安到达戈鲁加,我会盘桓一段时日……照顾好阿莉安娜……”他把自己的短信匆匆读了一遍,轻声呼唤肩膀上把头藏在翅膀下打盹的小凤凰,“福克斯。”


小凤凰立刻就醒了,用它漆黑明亮的眼睛看着阿不思,用喙温柔地碰了碰主人的脸颊,叼过羊皮纸。阿不思摸了摸它的羽毛,轻轻地说:“祝你一路顺风。”


凤凰飞走了,阿不思静静地在篝火边坐了一会儿,思考明天该如何拜访龙的巢穴,还不等他想出结果,头顶就掠过一阵疾迅的风,他抬起头,正好和自己追寻而来的多纳尔雷龙对上了眼睛。


飞龙那暗色却明亮的眼神漫不经心地从渺小的人类身上扫过,它振了振环绕着青白电光的漆黑骨翼,几乎是在瞬间就远离了巫师的视线。


阿不思呆在原地看着龙消失在夜空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到达多纳尔雷龙的栖息地的第一天就找到了它的踪迹,他有些怀疑阿不福思在他的随身水囊里下了福灵剂,毕竟多吉告诉自己他曾在这里呆了四个月,最终无功而返。


可是好运气似乎不会持续太久,至少阿不思强撑着睡意试图等待龙觅食归来的行为失败了,并且在接下来的一周之内,他每次攀上山崖,绝壁上龙的巢穴总是空的。


阿不思告诉自己要耐心,多纳尔雷龙向来独来独往,它总会回到被自己视为领地的森林和山地的,他甚至大胆地在龙巢的洞口设下了一个探测的魔法,好让自己第一时间感知龙的归来。




魔法被触动是三天后的一个清晨,阿不思立刻抛下了自己做到一半的神奇生物记录和作为早餐的吐司煎蛋,飞快地清点了自己所有财产,向龙所在的山洞出发了。


几乎是他靠近龙的巢穴的同时,幽深的山洞里就传来一把厌倦的嗓音:“不管你是来屠龙的愚蠢骑士还是来骗取龙刺的白痴魔杖制造商,都滚远点。”


阿不思立刻停住脚步,把魔杖握在手里,谨慎地开口:“我两者皆非。”


“那就说出你的目的,旅人,你总不会为了一睹此处风景而翻山越岭。”


“我想用我所有的财产换一片龙鳞。”


龙的声音里顿时充满了讥诮:“留下你的心脏吧,我会在你的尸骨旁边放一片龙鳞,魔药贩子!”


“我是个巫师,炼金术也还算不错,如果您有任何需要的……”


龙发怒了,山洞里卷起一阵风暴,吹落了洞口的岩石,“我需要的是安静!从我的领地滚出去!”


阿不思坚持地站在原地,用魔法为自己遮蔽落石,说:“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发誓我不为自身利益而来,我……”


他的话来不及出口了,暴怒的龙已经飞出了山洞,对着他就是一口火焰吐息,瞬间点燃了巫师的袍角。


雷龙深蓝色的眼睛傲慢地打量着召唤出清泉熄灭火焰的巫师:“看来你要直面死亡才懂得退缩。”


阿不思用魔杖构筑出一顶半圆状的盾,武器自卫式地横在胸前:“我并非为了贪婪而冒犯您,如果您有任何愿意交换的东西,我都可以……”


雷龙粗暴地用数道闪电劈在巫师的魔法盾上,爆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它丝毫不打算听完对方的话,“在你设下探测魔法的时候,就已经是冒犯了,人类。”


阿不思用了一个飞行魔法让自己升到能够直视龙的双眼的高度,并不打算使用任何攻击魔法激怒这头坏脾气的龙,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诚恳并且彬彬有礼:“我为我之前的失礼道歉,但是想要治愈我妹妹的病,我必须得到一枚雷龙的龙鳞……”


龙看着在自己几番攻击里闪躲得游刃有余的巫师,说:“看来你也有被拒绝后直接从龙身上削一片的实力。”


阿不思摇摇头:“我绝不会这么做。”


“有趣。”龙看着毫无攻击姿态的阿不思,嘀咕了一句,再度向着人类俯冲了过去,想用自己堪比钢刃的爪子撕开他的防御。


阿不思操纵着魔杖,让自己如同羽毛一样轻飘飘地绕到了巨龙的身后,随即他明白了龙的飞行比初见时迟缓的原因,它的脊背上横亘着一道深深的抓伤,结痂在与自己的打斗中崩裂,紫红色的血顺着几根折断的龙刺滴下来,而龙就像根本感觉不到痛似的,扇动着骨翼掉转方向,火焰吹息绕成圈包围了巫师。


阿不思皱起眉头,召唤出数道水龙箍紧了火焰,空中瞬间爆发出大量的水蒸气,被龙操纵的风暴迅速吹散了。龙饶有兴味地打量他:“你很强,但是你打算一直这么防御到被我撕碎吗?”


阿不思淡蓝色的眼睛评估地看着战兴正浓的龙,他摩挲着魔杖,几乎是瞬间飞到了龙的背后,面对巨龙飞速扫过来的尾巴,他第一次用魔杖指着龙,丢出了咒语。


“快速愈合!”


龙愣住了,意图攻击的尾巴傻乎乎地停在半空中,治愈的咒语击中了它,但是正如攻击魔法很难穿透龙的坚硬的鳞甲一样,治愈术打在它的伤口上,只是温吞地止住了血,并没有太大效用。


阿不思看着龙瞪大的深蓝色竖瞳,轻轻笑了,说:“我想你会需要凤凰的眼泪。”




“你可以叫我盖勒特。”


龙舒服地把头搭在前肢上,福克斯把它脊背上的龙刺当作落脚的栖枝,泪水一滴一滴掉落在龙的伤口上,那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出漆黑的鳞甲,龙惬意的样子简直像一只大猫。阿不思没忍住,伸手摸了摸龙修长优美的脖子,盖勒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表示满意的哼哼。确认了阿不思并非不怀好意后,龙就把人领回了自己的山洞,大方地承诺再过十来天,自己成年脱落的龙鳞可以全给他。


月亮升起来了,却照不进幽深的山洞,阿不思用魔杖点燃了十来簇蓝色的火焰,让它们漂浮在空中,和盖勒特幽深的眼睛相映成趣,龙看着那些光点在空中上蹿下跳,说:“你的魔法很有意思。”


阿不思看着黑龙脊背上环绕闪烁的电光,说:“在我看来,你无需魔杖和咒语的法术更精妙。”


“那些是有限的。”龙对人类的魔法充满了好奇,或许是因为之前贸然闯入山洞的人都在他几个吹息下就落荒而逃,他从没见过这样流畅熟练运用魔法的人,阿不思既能用魔杖创造出坚不可摧的盾,也能在魔杖尖头煮出浓汤、还有合他胃口的威士忌酒,龙盯着巫师修长洁白的指尖,说:“你让龙着迷。”


阿不思笑了:“没想到居然是家政魔法征服了最强大的龙。”


盖勒特看着阿不思让火焰在空中碰撞组合,排成花朵绽放的样子,并不打算说真正征服他的是那个不成功的治愈术。




他们彻夜长谈魔法的起源与使用,讨论魔杖中添加魔法生物部分的原理,盖勒特甚至提出以它的龙刺为原材料去定制一根魔杖,他们在渐次熄灭的火焰里迟缓地意识到太阳已经升起,可是没有谁觉得困倦,阿不思觉得他们能再聊上一个白天。但福克斯不满地在他的膝头跳来跳去,提醒主人已经到了它的早饭时间,于是他们中断了谈话,盖勒特兴致勃勃地准备见识更多精妙有趣的家政魔法。


龙飞出了岩洞,阿不思坐在它的手掌上,感觉自己像被巨人拾捡的橡果,盖勒特的速度太快了,他不得不施了一个法术让自己周围的空气停滞下来,好让自己能睁开眼睛看脚下的风景。龙掠过陡峭的山崖,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来了一个俯冲,阿不思在坠落感中忍不住抱紧了龙的爪子,盖勒特笑了,解释说:“我觉得你的凤凰愿意来点鱼做早餐。”它漫不经心地甩了甩尾巴,一道电光劈向湖水,蹦溅出半人高的水柱,中间裹着几尾亮晶晶的鱼,凤凰欢叫一声,冲入水柱,叼起了最肥的那条。盖勒特回头对着笑出声的阿不思说:“我想来点昨天你变出来的那个威士忌。”阿不思用含满笑意的眼睛看着龙,说:“人类早餐一般不吃那个,盖勒特,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尝试一下香肠还有熏肉,再来点儿麦片,你会喜欢的。”


他们降落在湖边的树荫下,龙懒懒散散地趴着,尾巴像垂钓一样浸在凉凉的湖水里,时不时张大嘴巴等着阿不思投喂几块熏肉或者一叠吐司,巫师觉得这有趣极了,他哄着龙尝试了一下它很抗拒的煎蛋(是由于龙是卵生的缘故吗?),觉得自己体会到了阿不福思整天围着山羊打转的乐趣。


吃饱喝足后,彻夜不眠的疲倦席卷而来,龙打个哈欠,示意阿不思回到它的手掌上,准备飞回山洞补眠,龙大约是真困了,它慢腾腾地扇动着翅膀,享受着阳光撒在身上的慵倦,就在阿不思怀疑盖勒特会在半空中睡着的时候,龙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它嘟囔了一句“该死”,飞快地掉转方向,阿不思还来不及问出口,就看到了让盖勒特瞬间清醒的原因——那是另一头龙,体型比盖勒特小,覆盖在身上的鳞甲是美丽的水蓝色,阿不思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雌龙出现的原因,春天,是龙的发情期。


相比阿不思的冷静,盖勒特简直可以说是狼狈了,龙的传统是绝不对求偶的雌龙动粗,它只能僵在半空中看雌龙绕着它飞,发出温柔的低鸣,时不时用长长的尾巴蹭蹭黑龙的身体,试图纠缠上雄龙的尾巴。


“它这是在干什么?”阿不思问,充满了好奇。


“见鬼——!”盖勒特一边用力拨开雌龙的尾巴,一边匆匆向阿不思解释:“如果让龙的尾巴缠上你的,就代表你同意交配了!”


“可是你不是还没成年吗?”


“被提前预定下交配权也是有可能的!”


雌龙不屈不挠地用优美的脖颈擦过盖勒特的翅膀,在雄性面前暴露出自己所有的弱点表示臣服,它讨好地发出声音,绕着盖勒特转圈,展示着自己闪亮的鳞甲和优美的身姿,尾巴不管被雄龙推开多少次也会再次缠上来,取悦一头陌生的龙是循序渐进的事,它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


阿不思看着雌龙层出不穷的动作,有些恼火,他掂了掂手中的魔杖,说:“需要帮忙吗?盖勒特。”


黑龙点头:“转移它的注意力吧,你一下咒我就加速飞走。”


阿不思举起魔杖:“飞鸟群群!”


凭空出现的乌鸦瞬间包围了雌龙,其中有两只还啄了一口它的尾巴,雌龙愤怒地吼叫了一声,朝阿不思的方向喷出一团火焰,但是黑龙已经飞远了。




阿不思在盖勒特的洞口设置了数道魔法生物驱逐咒,黑龙远远看着,打了个哈欠:“这下没有你我连住处都回不去了。”


“对龙这么强大的生物不一定有作用。”阿不思谨慎地加上两个警戒咒,说:“但至少能在那位迷人的小姐赶来之前提醒你快逃跑。”


“见鬼!能不能不提它了,阿不思。”龙恼火地用尾巴拍了拍地面,“愚蠢的发情期。”


“别这样,盖勒特。”阿不思安抚地摸了摸龙,“再过十几天你就成年了,你的发情期也会随之而来的。”


龙的心情立刻降到了谷底:“难道我也会那样绕着一只雌龙飞,就为了缠上它的尾巴吗!”


“我不知道。”阿不思声音温柔,“但我想那是你们的生物本能,别这么生气,盖勒特。”


“我当然生气,我才不会为了交配在别的龙面前屈膝!”黑龙不高兴极了,身上的电光噼啪作响。


“你当然不会,你一直都是冷静的,清醒的。”阿不思轻声说。


“对!我绝不讨好任何不能征服我的——”盖勒特顿住了,深蓝色的竖瞳攫住了阿不思的视线,巫师只觉得脊柱被龙的眼神点燃了,心跳变得又热又快,他简直预感到了它要做什么——


“阿不思。”盖勒特甜蜜地呼唤他,它的尾巴慢慢地缠上了阿不思的脚踝,蹭过他纤细的膝盖,绕过他的大腿,最后停在巫师清瘦的腰肢上。


龙温柔地蹭了蹭他,热切地说:“快变出可以接受我的尾巴!”


——FIN——





小老板

放飞自我瞎写
好想嫁给小老板啊!!!




我是个来自小县城的女生,毕业后怀着一腔热情留在了S市,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多少带着点想闯出些名堂来的心理吧。
然而很快我就遇到了挫折。我读的大学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在小城市或许还能谋得个不错的工作,于S市而言,根本没有什么能和别人竞争的能力。在我面临着付不起房租不得不打包灰溜溜滚回家乡的困境的前一天,我遇见了小老板。

大约是小老板拉了我一把的缘故,每当公司被人唱衰抑或是个别不适应的同事恶意调侃小老板不适合做老板的时候,我总是望着他永远挺直的背脊,想着小老板一定会成功的。

抛开小老板的能力不谈,公司里的女员工基本都抱着想要嫁给小老板做老板娘的心思,包括我。
小老板生得好看,杏眼高鼻,轮廓虽然深邃却一点儿也不像外国人。他的头发像大学生一样染成了灿金色,平时总笑着看人,脸抬起来笑里带着几份傲气。他脾气不好,容易激动上火,一着急眼尾脖颈都泛着粉红色,更显的整个人明艳起来。是带着攻击性的帅。他这样的人理应去做模特或演员,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在S市守着我们这么一家十几年也不见得能做大的小公司。

小老板的朋友来了。
太帅了?!!!
帅哥的朋友都是帅哥是不灭定理么?
今天小老板来了位朋友,说是老相识,我运气不错被小老板安排来接待他,一路上根本不敢抬头去看他。小老板长得就好看,这位朋友更是出色。小老板是张扬得好看,喜欢的人像看初升的太阳耀眼,不喜欢的人觉得刺眼。朋友却是男女老少无差别的帅,和他外貌不同的是朋友整个人的气质内敛又腼腆,和我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有点可爱。我内心的天平简直忍不住要倾向朋友了。
但我还是想要嫁给小老板的。
小老板的朋友姓周,名字和轮回的太子爷一模一样,真巧。

送完朋友后不久小老板就接了个电话,我从来没听见过他的声音这么甜腻,似乎含含糊糊地在撒娇,真像我抽屉里刚放进去的蜂蜜蛋糕。然而他马上就生气了,对着电话喊了什么朋友,吃醋,小心眼的字眼。
虽然小老板平时也容易被点着,但这次不一样,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

小老板又来了位朋友,说话和昨天电话里的低沉声音有点像。不是我偷听,是小老板公放得太大声了办公室实在不隔音。
这位朋友姓唐,长得也好看。为什么小老板身边的人都这么好看?他不像小老板和第一位朋友那样标准的帅哥,是个酷哥。他右耳挂了个黑色的耳钉,和小老板左耳的好像哦,很符合他一脸狂拽的气质。小老板介绍他的时候正脸都不抬,然而我却感觉到小老板其实挺高兴的。

我失恋了!
整个办公室都失恋了!!!

姓唐的朋友虽然表情从进公司门就臭的要死,然而在小老板面前一下子平复了下来,竟然挤出了个有点无可奈何的笑,有点苏。他附在爱理不理的小老板耳朵旁边说了几句话,小老板立刻眼眶泛红了,被他一把拉进办公室。

到中饭时间他们也没出来,这个时候我又觉得办公室的隔音也太好了,一点也听不见。
直到下午的时候门才打开,朋友一脸餍足的表情出来,后面跟着是不情不愿的小老板。
小老板!!!你的嘴唇是红肿的啊!!!你的脖子上是什么我怎么看不懂????
小老板你走路的姿势都不对啊!!!!

小老板是个基佬。

但是小老板,虽然你很开心地去送男友,你没发现你忘了什么么?
小老板,你男朋友为什么知道你姓周的朋友来过?你不好奇么?

宇智波带土不是智障,宇智波族人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说别人智障的人,不会说话重修幼儿园。有些玩笑开过头一点也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