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之地

海风呼啸而来。

笑了60条被最后一条征服,有些人写问卷都会让你觉得完了, 学得不是一门语言。人家站在语文的言子头上学得。

凭弗:



网中人部分


1、入坑原因


一位可爱朋友在首页尖叫“绝海生死恋太屌了!!”我怀着好奇点击观看,看完喷了


2、第一件周边


金光群侠传……


3、入坑多久


同前


4、最喜欢的一张图



5、最明显的外在特征


面具


6、最喜欢的台词


“我死了还能活,你死了还能活吗?”


太霸气了,这话金光里有几个人敢说(白比丘丑孔明燕驼龙不许答题)


7、他的一个缺点


太直男,记性又不好,职场人缘很差


该打小空屁股的时候一定要打,不要手软


8、一句话解释他的私服品味


已经经历了暗黑朋克到原宿系弯男到杀马特洗剪吹的转变


9、最喜欢的一幕


绝海生死恋


每一个想要相信爱情的人都该看看,不看你都不知道别人的爱情是什么样


【点我传送去墨武侠锋第五集】


10、他的一个萌点


浑身都是萌点,请点击观看视频,事实胜于雄辩


11、你对他的称呼


网哥、网


12、最让你心痛的瞬间


一位朋友在给我推销绝海生死恋的时候反复说道:网哥太朋克了,真正潇洒,不需要别人心疼,也不会心疼别人


但网18拆熊猫墓碑的时候,我为你的智商心痛……为这个发了至少十条微博,恨铁不成钢()


为什么要犯贱!!


网19退场也很感人,但没什么心痛,最多把玄之玄放在我爷爷的紫砂茶具架上用502粘住


某天我意识到,总有一天网会忘记所有事情,所有人于他都是虚无,他会孤独地活下去


然后我就开始心疼我自己……


13、他的一个小趣事


魆妖纪里他抓到空两个人去了小山洞,出来以后网20换了腰带


我只陈述,不引导……


14、最让你心动的瞬间


网19用蜘蛛丝抓着空拉过来


这个男友力也是绝了


15、最想看他扮演的角色(paro意味)


杀人狂(写过了)


16、你希望看到的他的发型是


连网20都喜欢,我无所畏惧


网20很帅,如果没发现你就再看看


17、他的一个小习惯


他好喜欢说“哼”


18、说出他一个爱好


这孩子没什么特别的喜好,
就吃吃人……


19、因为他你发生的改变


关爱大自然,观看Discovery毒蜘蛛纪录片


20、对你而言他是四季的哪一个季度


秋天


虽然冷,但有很多暖和的回忆


21、他最帅的一个瞬间


墨武侠锋生死恋里面,空说:戮世摩罗保证,我没死就会再度统领修罗国度,再度回归


网:你这个小子,别只会讲大话


空:我会让你看到


网:那我就等着看


说完那个转身太帅了,从容赴战,是真正的硬汉


这段最让人震惊的是,给了玄之玄一个特写,想证明什么,七师叔人特别好还站在一边听他俩山盟海誓,誓完了才动手??(玄之玄:继续吹,我听着)


还有魆妖纪里面网去抓空那段,于千军万马中娶敌将为妻,不,取敌将首级,太帅啦


22、他最可爱的一个瞬间


他很帅很帅地掐着御魂脖子举起,又放下……


网18和熊猫对对联也很好笑,石乐志,可爱


23、一个他的特技


可以和熊猫组成九界对穿肠小组,专对烂对



???二位,武斗不要讲话


这两个打架,一直就是:




什么叫疲惫,我就是疲惫


24、最喜欢的角色歌歌词


又来了不是


gun!


25、试着吹一下他吧


我把绝海生死恋推荐给朋友,朋友看完不住惊叹:空帝这是倾尽所有换来网这个真心人啊


说得太好了,网中人,说到做到的男人


不过他没打空的屁股导致信誉下降也是事实,跟曼邪音吹牛吹得震天响,实战划水,婆婆尊举着哑铃在鬼祭贪魔殿等你


26、一首会让你想起他的歌


牵丝戏(。


27、想和他一起做的一件事


染头发


28、对官方说一句话吧


没什么想说的,喊个口号吧:少搞三角恋!!


29、他对你而言是


儿子


我是老母亲粉


30、对本命说一句话吧


家训:不要太宠着你女朋友






本网空粉的问卷必须买网送空,不要也得要


1、入坑原因


史家人不需要入坑,看片自会遇到


2、第一件周边


金光群侠……别再问了求你


3、入坑多久


同上


4、最喜欢的一张图




5、最明显的外在特征


眼罩,后来也戴面具了


6、最喜欢的台词


令杯修罗国度就是人多不怕死!


下次醒来别忘记我


这两句词,情感起伏巨大,狠的时候狠,悲的时候悲,实力派


7、他的一个缺点


爱找干爹,而且为什么没人打他屁股


8、一句话解释他的私服品味


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


9、最喜欢的一幕


无需多言,【点我传送去墨武侠锋第五集】


和父亲哥哥对峙也很好,躺在石头上拦路那里也写得很好,这个角色真的写得很不错


10、他的一个萌点


对生活有意见的人都该看看空帝,没意见的更该看看,看完找点意见


他……生活很有态度


11、你对他的称呼


空帝,咪空


12、最让你心痛的瞬间


史艳文送他进裂缝那段,一边心疼爹一边心疼儿子


史家人的亲情,五十六块五


13、他的一个小趣事


阿郎,因吹死听


14、最让你心动的瞬间


麦忘记我!!


根本是来自魔世的你


15、最想看他扮演的角色(paro意味)


老总秘书 无情人偶 霸道小总裁 天团小霸王


以上都是原作剧情不用扮演


同人里你别扮演谁了就扮女装吧


16、你希望看到的他的发型是


长直


17、他的一个小习惯


讲话很骚


18、说出他一个爱好



所以他特别喜欢抢别人(干爹们)打好基础的霸业


开局一张嘴,火拼网中人,扎实创业


19、因为他你发生的改变


谨慎招聘下属


20、对你而言他是四季的哪一个季度


春天,又到了大草原交配的季节


21、他最帅的一个瞬间




小空空大战炎魔秽土转生


22、他最可爱的一个瞬间



这波操偶我给满分


23、一个他的特技


抬杠


唯有温皇可以一战


24、最喜欢的角色歌歌词




请帝尊用鬼途op的唱法唱


25、试着吹一下他吧


怎么会有这么英俊可爱下流的小坏坏!


26、一首会让你想起他的歌


LYn的《My Destiny》


You're my destiny 그댄
You're my destiny 그댄
You're my everything
그대만 보면서
이렇게 소리없이 불러봅니다

You're the one my love 그댄
You're the one my love 그댄
You're my delight of all
그대는 영원한 나의 사랑이죠
내 곁에 다가와 줘요


打开旋律你就知道是什么歌(。


27、想和他一起做的一件事


开办鼓励中小型企业投资的讲座


28、对官方说一句话吧


没什么想说的,请保持他这个性格


29、他对你而言是


我儿子的小男朋友


30、对本命说一句话吧


你很不错,做我儿子女朋友吧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Idealism:

我呢讨厌小论文,但是更不想看有人瞎bb科科。辣鸡二期脚本的锅要按头我猴王厨咯?买本访谈好好看看人怎么说的好吗,没钱的话去官博看啊。我猴想过真叛变,真是一片红心为王厨呢略略略。我猴的本能呢就是卧底前跑去找我美报备,而且我美是他始终唯一的救赎,不服去打死脚本和监督吧。

退一万步说,如果我猴真是王厨,就他礼那种你猴的命不值几个破钱还要看忍者表演的态度,我肯定要气哭哭替他不值不承认他是王厨,不像有人还要贴着说他是王厨惹。

我美12话那里叫为了安娜离开重伤的猴?解解怕不是失了智,他留下两个人都得死,何况还是你猴催他走的。你美呢在尊死的时候他想猴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哭着喊臭猴子,最近还盖章了无论伏见做什么他都会包容,谁在他心里最重要自己品品咯。

本cp粉雷痴汉,天天喊痴汉的有几个是粉?不都是路人喊喊嘛路人又不买几毛钱的周边,麻烦某些人不要把锅甩到猿美粉头上。我家现在时泪了但是以前大手还是很多的嘻嘻,不缺您这一个两个画手,既然互相看不上那就别勉强自己了,不喜欢就别喜欢over

【网空】潭中火

我们空冷了寒了便要扑那一团火
呜呜呜太好看了😭

凭弗:

年少时,空常常做梦。


空有一场梦,从七八岁反复至今,梦见无法长大的自己在水潭里沉浮,孤零零地。四周都是青苔,他爬不上去,只能靠在岩壁上,听山外时有时无的水声。


偏偏水声也和他过不去,一旦聚精会神,那声音就不见了。翌日醒来仍像在水中,手脚发冷,打坐也不能暖身。


故而极长一段时间里,空都以为,梦理应是寒冷的。


如此的梦一直持续到三年前,他坠入绝海,总算知道了水中沉浮是什么滋味。


海浪打在茧上,震出隆隆回声。他在茧的内部躺着,像条濒死虫尸。好几次以为自己死了,是水声叫魂一般将他唤回。海中冰冷,冻得躯体麻木,久而久之衰弱下去,便忘了有手有脚的滋味。


空在一个烈日高悬的日子醒来,只觉阳光刺目,双眼模糊看不清周边。救他的人将他拖出去,用水滴他干涸开裂的嘴唇。


 


啪。


他猛地惊醒。


 


啪。


 


他摸一颗石子掷出去,小小一团黑色,擦过地面哒哒直响,带起大串涟漪似的回声。


山洞黑漆漆的,隐约可见一丛熄灭的篝火。


空披着长发,全身上下只余一件和服里衣,光脚踱到山洞口一看,网中人果然在那里。


他变了许多,发色,肤色,嘴唇的颜色,都与昔日不同。


洞口封着御敌的蛛丝,边角有几条缝隙,让冷风钻了空子。空被吹得浑身哆嗦,急忙上前扯开网中人的披风朝里钻。


网中人声音冷得与夜风相差无几:“出来。”


空窝在他身侧,轻叹一声:“爱将,本帝尊可是人族,睡觉光脚丫子,轻则风寒,重则暴毙。……你不是还惦记着帝位吧?”


网中人沉默片刻,遥遥拍出一掌。篝火应声重燃,洞窟一下亮堂起来。


空立刻窝到火边蜷成一团,双眼紧盯火苗,直到脸皮都烘得发热,手脚里那份寒意才驱散开去。


山风阴寒,沿洞口流入,偷摸他的背。空打了个喷嚏,刚要抱怨,一件披风从后面绕过来,结结实实裹住他。


网中人悄无声息地过来,就坐在背后,两手小心环着空。


他是魔,原就比空高出一小截,又经历蜕变大法,身形与过去稍有不同,更长了些,被火光映出一道细长黑影,鬼魅似的微微摇曳。


到东瀛以来,空始终跟着胧三郎,消息闭塞,近日才知道网中人吸收了炽阎天的功体,难怪手掌暖热。


“没了魔之甲,冷风要人命呐,”空故意把身体缩成一团,“腿伤也没好,爱将,我要是死了……”


网中人冷哼一声,搂住他拉到怀里,手掌绕过来贴着胸腹,霎时驱散空体内的阴气。


空放松肢体,感觉网中人冰冷的面具磕在他耳后,笑了笑:“怎的不说话?来聊聊啊,你就没话跟我说?”


空当然知道,网中人话历来不多。这个眼高于顶的魔,犹如倒悬他头顶的冰锥,锋利又寒冷,猜不透何时落下。好比前一日网中人还说要杀他,此刻却顾着让着。


魔的喜怒无常空早已了解,虽有惊讶,但不意外。


“说什么?”网中人忽地问。


空未料到他会应声,故意将笑声拖得很长:“怎么,妖神将这是转性了?”


网中人不搭腔,将他抱得更紧,贴着耳朵又问:“说什么?”


他一身修为已与火沾边,说话吐气都有暖意,空只觉浑身发热,下意识朝网中人怀里靠入一些。


说什么?邪神将已死?鬼玺到手?所谓好事无非那几件,空要的却不是这些。


这一些话,什么时候都可以问。


网中人或许记不清楚,空清楚得很:如此亲近若放在过去,身体之间必要隔一把逆神。此番亲近更像是生死轮替带来的成果。网中人不是忘了,便是变了。


空半侧着头,从面具缝隙里看那张脸。


“说你吧。怎么这么久才来找我?”


网中人冷哼,道:“被玄之玄所阻。”


空隐约猜到,仍不依不饶地问:“如何阻挠?”


“置我于火山口。”网中人冷冷道,“无法复生,自然稍有耽搁。”


网中人的稍字,之于寻常人已是八十一难。空心中一滞,伸手去摸面具的搭扣,被网中人一把抓着手腕。


“做什么?”


“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你一看就吃了不少苦头,跟我说说有什么?”空半是玩笑半是认真,一个劲眨眼,“再说,你这次蜕变长什么样子,我还没好好看过。”


网中人几乎是用鼻子在回答了:“有什么好看?”


“可好看了。”空嘴上一点不让步。


网中人蜕变之后,连坏脾气也少了些,又或者是为别的什么由头,对空纵容得很。要他摘面具,便也摘了。


他惯例以面具示人,这回的面具型如甲胄,蛛网纠葛,护着半边头颅。摘面具用手挡着,手掌宽大遮去半边面孔,戏帘子似地缓缓放下,露出面具后的脸。


空原先还在调侃他,一下静了。


 


蜕变大法还是洗去了不少东西,这一个网中人眉目略有不同,半边脸多了蜘蛛刺青,眼瞳被火光映着,红得剔透逼人。五官似是而非,整张脸熟悉又陌生,唯独那张嘴,仍和过去一样,唇瓣薄,嘴角微勾,似两柄尖锐的刀刃。


空从未这样看过他,看得网中人面色狐疑,凑近了,鼻尖抵着鼻尖问他:“看什么?”


“看你与过去有何不同。”空说着,抚开落在他眼前的红发。


网中人疑道:“有何不同?”


眼下他与空说话,带了一些试探和好奇。联想他复生至今才三年,空当即了然,知道他是初生的野性尚未褪去,行事全凭本能。


“废话,”空伸手在网中人脸上戳戳点点,“喏,眉毛!从前眉毛更高,现在的嘛,凶,能止小儿夜啼。再说这个鼻子,从前还有三分能混入中原,如今决计不能了,中原人哪有这么高的鼻梁……”


网中人被空戳得眉头紧蹙,却不反抗,只一脸认真地看他,薄唇抿成一条线。


他不说话,像极了沉寂的修罗,又较之多些美感。因为网中人从来都是极好看的,与凡俗美丑无关,融合了魔物的邪与非人的俊。篝火映照他那双红眼,内里似有一团流火飞腾。


空看着,如置身火中,不觉住了嘴。


蜘蛛刺青蛰伏在网中人右脸,盖着他的眼角和颧骨。


一个人若是头朝下落在火山熔岩里,想来也要从这处开始,被活活烧死。


 


“你还记得我多少?”空轻声笑起来,“你忘了吧?只记得要杀我,魔之右手,帝鬼之剑,妖神将,小气啊!欠你一条命,就漂洋过海来讨。”


空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在昨日,网中人要他脱掉胧三郎赠予的和服,他便这样回答,令网中人面色更寒。


空所熟识的妖神将没有那种情绪,想来是火山口住久了,淬出一点心来。有了心,就有一些情感,有了情,自然变得小气。


魔心是什么颜色?空见过人杀魔、魔杀人,见过魔杀魔、人杀人,却从未见过魔的心。他将脸贴在网中人胸口听了一会儿,奇道:“坏了,爱将,你的心跳哪?你该不是没有心吧,难怪找我讨命一点都不……”


网中人没允许他说完,俯身狠狠咬他嘴唇。鲜血涌出来,流入网薄而凉的唇间。他就着鲜血撕咬空的嘴唇,听见空皱眉喊痛才停止。


“你吃人就吃人,咬我做什么,”空把他推开一点,擦着嘴唇,连声抱怨,“我不痛吗?你就知道你自己!”


“戮世摩罗!”网中人忍无可忍道,“你很烦。”


片刻,又问:“你的眼睛好了?”


空的右眼过去常用眼罩盖着,网中人大约也以为他眼睛抱恙。


其实从未有什么问题。空照实说了,得来网中人一阵沉默。


空觉得逗他极有意思,顺着心意道:“有什么不好,过去用一只眼看你,现在两只眼都看你。”


网中人冷笑道:“网中人不需要。”


说完要把面具戴上,空急了,赶紧按住他手。


“你第一天认识我?不许戴面具。”


“凭什么不许?”


“盖头盖脸多难看?”


“彼此彼此。”


“爱将!”空急促地说,“别戴面具,不方便。”


 


网中人又凑过来亲了他一回。


火光映了二人满头满脸,空眼看那眼中的火越凑越近,如坠火坑,五内俱焚,从中生生嗅出一股子虚乌有的血味。


网中人此番来去,一死一生,断前尘筑来世,即为轮回。经书中说无间地狱,与他境遇实有相似:一日一夜万死万生,求一念间暂住不得,除非业尽,方得受生。此番话是断不可说与一个魔听的。


但空望着他,万千欢怒皆在心,此生未尝的狂喜与大悲交织,耳畔登时钟鸣阵阵。


这一吻落在他魂上,裹着毒与烫,叫他前所未有地唏嘘——公道世间唯白发,网中人本是超脱物,非要赠他一命,又留他一命。


此中若没有一点情愫,是绝对说不通的,可若有,又落了俗套。


魔是从何时有的心?


篝火噼啪作响,空眼皮眨动,舔着嘴唇躲开,叹道:“你饿了?人没吃够还是怎的?”边说边将衣襟拉开,把半边肩头送到网中人嘴边,“现在落魄,给不出好东西,凑合吃吧。”


网中人剜他一眼,空急忙叫道:“干嘛,你还嫌东嫌西?魔之甲都没了,我脆弱得很,要靠你赏脸留一口气复国。”


摆在过去,网中人多少要抬杠几句,今天倒不计较了,嗅嗅空肩膀那块肉,轻轻咬了一口。网中人一口牙与常人无异,实际利得骇人,一拉便是一道口子。可空这块白肉,他看来看去就是不下口,把衣服拉好,拽回怀里抱着。


空上下看看,叹道:“你说得好听,演得好看,还不是嫌我。”


“全是废话。”网中人下巴抵在他肩上,合拢双眼,“闭嘴。”


 


网中人曾有意无意表示,他与魔世智者公子开明不合。如此的魔,断不会将人放在心上,会有什么讨厌的已是奇观。而到东瀛之后,网中人又多了一件厌恶事物:和服。


空那身衣服是胧三郎所赠,做军师不易,为这套行头也没少付出代价。空得来珍惜,再三声明:这是要与人会面用,江湖行路,有排场好做事。


网中人却听不进去,面色凛寒,好像空穿这一身就是欠他什么,讨命的意图也鲜明几分。一直到昨天空坐在石壁上换药,被灰尘呛了鼻子,忍不住连打两个喷嚏。网中人也不知是顺坡下驴还是怎的,竟说:“把衣服脱掉。”


空当然不肯。此地阴寒,脱了衣服要受皮肉之苦。可网中人固执病犯了,他拗不过,只好委屈地解衣带。


“堂堂妖神将,管起我穿衣打扮了,”空嗤一声,把和服外套褪下,“你赶紧去洞口看看,外头是不是要变天?”


网中人自是不吃这套,抱臂立在一旁,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哼。


“所谓爱将,是魔尊的右手,可你到底是我什么人啊?史家人都不管我吃穿用住。”


“不是你什么人。”


空也学他哼一鼻子,褪下指贯,露出两条光裸的腿,“那你管我穿什么,帝鬼之剑就这点气量?”被网中人瞪一眼,还不忘补一句:“小气鬼!”


 


先前在胧三郎府中,起居都有侍女照顾。空虽是正二品官的儿子,一直长在寺庙,不曾受过这种待遇,很是享受了一番。


奈何好运转瞬即逝,叛逃至此,凡事又得亲力亲为了。


东瀛服饰繁杂,空花了一阵才学会自己更衣,算是为出逃之日做准备。他那条三寸之舌辗转南北,对付侍女绰绰有余,本地话还说不好时已能把仆从逗得掩袖偷笑,后来对话流畅了,随胧三郎去花楼,似乎天底下好话尽在这一张嘴,不时惊艳四座。


胧三郎是个特例,活得太久,骨子里死透了,对上逢场作戏的虚情假意也有些微喜色。他在空眼中是一团死灰,以权、以杀、以抢夺暖身,看似枭雄重现,实则讨要一点人间烟火。


这般散不去的亡灵与尘嚣无二,空从未放胧三郎在眼里。同样是目高于顶的非人,空早已认识一个,费劲力气才把他收归麾下,更欠着他一条命,是以见着胧三郎便想起他,心中更添不屑。


胧三郎僵冷太久,渴火,网中人死死生生,却不需要别人来给他火。因为网中人本就是一团火。


空有时想,他与胧三郎算不得志趣相投,能相安无事近三年,究其因果,恐怕是物伤其类。空活着,却死了不止一次,心中早有一部分化了灰。胧三郎从海里捞上来的,是一个与自己同样渴火的人——他要霸业,他也要;他要火,他也一样。因而两个贪婪之人中只有一个得以留存。


 


空卸下头饰,发辫还未拆。


网中人从背后看着,一声不吭。空寂寞惯了,厌烦寂静,便说:“来帮把手。”


他帮空拆头发,空随口道:“看你以前老把头发束高,我也试了一下。”


“所以?”


“没什么所以。”头发散下,空动动脖子,懒洋洋地说,“就是不错而已。”


他的蝙蝠扇落在金贵外衣上,身周只剩一件小袖里衣,披头散发,像要去给谁侍寝。


网中人嘴里不说,看他的眼神总算温和一些,也卸了衣甲,用披风裹着他搂在怀里。


“我是人,染了风寒会死,”空恐吓道,“多高的武功都不管用。”


网中人虽被蜕变大法洗掉数层记忆,常识仍在,懒得与他斗嘴,只把双手圈得更紧些。空窝在那个怀抱里,感觉网中人的手正抚着他受伤的脚踝。


暖热手掌按着伤处,轻微胀痛后,是经脉催动的暖流。


先前连日奔波,空到底还是累了,隐约睡着前,想起中原人常说,染了风寒也可共睡一被来除。


虽是荤话,看来并非虚假。


空闭上眼,被一个愿为他死为他生的魔拥着。


人身难得如优昙华,我今已得;如来难值过优昙华,我今已值。如此心境他不曾有过,今后也未必会有。只在这一刹那,领悟并摒弃了身为人的过去——正是舍我者人,保我者魔,恩怨交叠,舍人成魔。


空仍做那个梦,梦中他一身顽疾未愈,独浸寒潭孤立无援,随时要在水中溺毙。可这一次,他不再贴着岩壁,水声也不从山外起。


头一次,他感到可笑。为何总以为自己在山外?霸业之于天地,也只是山中一处寒潭而已。他在天地间,即在潭水之中。


冰冷刺骨,却有无穷回声——寒潭如此,霸业何尝不是?


空哈哈大笑,一个猛子扎进水中。


水上严寒,水下很暖和,空在无数气泡中穿行,只觉世事滑稽非常,他早该下来的,平白漂泊十数年,为的就是今天。


原来深不见底的潭水下,燃起了惊天火光。


网中人本是一团火。


赤焰流火,向他而来。






包包包子铺!:

“子弹所及之处,周泽楷即是规则”

祝枪王大大生日快乐!

 

即日起-11.23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一些小伙伴问到,这个红心数,包不包括小蓝手哇?答案是不包括的哈)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周泽楷16岁生快#标签),随机抽取20名送乐乎印品手机定制免费券,同时也会选择一部分作为此次庆生开屏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封面感谢 @又双叒叕  大大的授权~

lzs我cnm😭

大噶好我要犯罪了

高了高:

朋友点的猫耳幼空!感觉一直在画幼空没有画过帅帅的空帝😭

上纲上线小论文好闲啊。

风歌吟:

我来给大家讲个笑话~~~~

XX:他空就是一大反派!

Me:是啊

XX:他空是叛徒没人性!

Me:额,中原裔魔世籍挺好的

XX:他空要武力没武力要智力没智力全凭嘴贱主角光环!

Me:(哈欠)怎么还不出单人周边——

XX:他空就是一事无成!

Me:原声碟面好美!买买买!

XX:他空连粉都三观不正!

Me:(垂惊坐)啥?又出杯子了?!没捆绑?没组队?!卧草终于?!继续买买买!为什么没有爱将的杯垫这不科学!

XX:他空就是一三姓倒马桶的!

Me:马丹一不留神超重了运费好贵啊哈哈哈哈!!

所以呀~~大热天的干嘛想不开要跟自己过不去呢,人总要欢喜度日,你说对吧~~~~所以茄子什么时候再出镜啊好着急~~~~~~~~~

太可爱了……

lion132:

队友爱之2……木有啦~~~羊习习能来轮回真是太好了……

随便聊聊

感觉转发评价对家不太好,随便说说吧。
我这个人洁癖得很不正经,磕xyxf的小篮球的时候还顶着zzbzq看对家的本子,本质攻控吧。但是受不了攻对别人有箭头,受可以bg意味上曾经花心过.....all离开我的视线。
但是磕cp在我这就是磕磕双箭头,虐虐搞BE,不虐磕甜偶尔玩玩小情趣。神文太过了。两个人都感情意味上的渣。